北美財稅網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首頁

新聞快訊

美加移民和投資財稅服務

金融開放下CFO的機遇與挑戰

來源:《新理財》2018年5月1日出版
作者: 楊曄 美國管理會計師協會(IMA)全球董事

CFO要將本次金融開放作為審視企業戰略目標、投資方向和業務模式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并積極建立國際與國內經驗相融合、技術不斷創新和動態戰略競爭的意識,同時注重風險規避。

 
2018年4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宣布,中國將落地11項金融開放措施,其中包括對內外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銀行持股比例一視同仁,大幅度放寬外資對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人身險公司的持股比例,以及積極鼓勵外資進入信托、金融租賃、汽車金融、貨幣經紀、消費金融等銀行業金融領域的重磅政策。2018年恰逢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而中國央行所宣布的多項金融開放政策和措施也正是改革開放不斷強化的具體反映。這些政策將對我國的銀行業和實體經濟產生非常深遠的影響。企業的CFO應從本次金融開放政策中理解哪些未來趨勢變化,并如何看待和指導企業未來的工作?

本文將通過本次金融開放對CFO的投融資思路、業務發展、創新意識與風險思維等4個視角來進行詳細的探討。

 

 

更多的投融資思路和工具
隨著美聯儲不斷加息和全球貨幣緊縮的趨勢形成,中國經濟也同樣面臨增量資金支持的挑戰,并希望最大化避免資本流出對中國企業和資本市場所帶來的不利沖擊。此次金融開放正是中國央行針對國際金融和貨幣變化的大趨勢,強力推出支持中國經濟的重要舉措。這將促進中國形成更開放的金融市場,并將能夠吸引|更多的國際資金通過各個維度來支持中國的經濟建設。


這意味著企業CFO將有機會和更多的國際性銀行、金融機構和金融工具打交道,并有機會接觸到更多投融資手段以及多樣化的金融產品,助力企業的財務運營。我國企業傳統上銀行貸款類直接融資較多,這間接造成企業資產和現金流的盤活度不夠,即使通過資本市場進行融資,也因為和境外金融和基金類企業的直接連接度不夠,造成規模和方式受限。而在本次金融開放后,境外金融機構無疑會更加充分地利用自身在境外資本市場和金融類企業的關系與渠道,并在其擁有控股權的中國境內子公司中推出更多更具靈活性的金融產品,這將非常有助于中國企業多樣化的投資和融資需求。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一方面,我國企業的CFO務必要積極學習各種國際性的投融資知識和技能,深入理解不同投融資工具為企業所帶來的價值,并密切關注投融資的新型業務模式;另一方面,要仔細研究自身企業的戰略目標,以及企業優質資產與核心競爭力之間的關系,并深入規劃企業未來的融資需求、投資目的和業績預期,這樣才能在未來投融資環節中更好地與這類國際性金融機構進行對接與協調,并從中獲得最合適的金融工具和最優化的融資成本。毫無疑問,本次金融開放將大大促進中國境內投融資方式和金融工具多元化,滿足更多中國企業的投融資目標,并且降低融資成本,這也將非常有助于提高包括CFO在內的企業高級決策者的投融資視野和思路。

 

有助于CFO把握業務發展和投資方向

金融開放表面上是金融行業的事情,但是事實上對實體經濟的戰略規劃、業務發展和投資方向有非常重要的影響。我國的經濟結構需要不斷轉型升級,而很多業務轉變實際上是西方企業曾經經歷過的,也是境外金融機構曾經在投融資過程中接觸并參與過的,他們都擁有豐富的經驗。例如,過去10年間我國汽車行業的高速發展和居民汽車保有量的飛速增長,是美國和其他西方發達國家幾十年前工業化的翻版,很多金融投資企業因為理解并把握了這樣的現象,獲得了非常高額的收益。境外金融企業進軍中國,一定希望找到像汽車在華普及和發展的類似業務和行業,以西方的成功經驗來進行復制和培養,這樣風險相對小而收益比較高。


作為CFO,在金融開放的大環境下,應當理解境外金融企業的投資思路和方向,并讓自己的企業也盡可能多地尋找這樣的機會,在各自企業所在的產業鏈的各個環節中,觀察是否存在西方經濟和企業發展歷史中已經成功的業務模式和投資方向,并結合中國的經濟商業特色來進行深度挖掘和經營,這樣非常有助于企業在這些業務模塊上獲得國際性金融機構的青睞,并使企業能夠充分享受金融開放的政策紅利,同時利用多樣化的融資模式和獲得更多資金支持,也能極其有效地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應當說,金融開放對實體經濟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它要求CFO從自身業務、資金需求、國際商業歷史沿革、中國特色與國際標準對接等多方面審視自身的業務模塊,優化自身的戰略投資布局,并充分理解國際金融機構的業務視角,以便更好地幫助所服務的企業加速發展。

要求CFO堅定不移地提高創新和發展意識

金融開放無疑將吸引更多的境外金融企業扎根中國,通過資金來幫助更多的中國企業發展和成長。然而對于CFO來說,應當注意的是,現在正處于新舊動能的轉型換擋時期,中國經濟的引擎將由新技術、新制造和新模式來引導,唯有企業不斷地進行技術創新、業務創新和模式創新,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并獲得成功。而我國在國家層面非常明確地支持創新,從經濟和商業政策,包括環保、稅務和資本市場等各個方面都非常傾向高科技和創新類企業。這充分說明,創新發展是未來企業的前途所在。而我國金融行業的進一步開放,無疑會加快以融資驅動的創新頻率和速度,資金也會更傾向于那些以創新進取為目標的企業。

事實上,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過去和現在的商業發展,基本都是建立在科技進步和發展的基礎之上,無論是在汽車行業、計算機行業還是人工智能行業都是如此。在金融開放的框架下,國際金融機構將能夠獲得境內投資金融企業的絕對控股權,這將使其擁有更大的靈活性和更強的資本運作能力來非常積極和敏銳地尋找以科技業務創新為目標的企業,并通過各種投融資形式來支持其發展。


作為我國企業的CFO來說,要充分認識到創新對企業發展的價值所在,也要認識到國際金融企業對創新技術和業務模式的推崇和追捧,在現有業務模式的基礎上不斷進行和實施科技改善和突破,提高產品競爭力,提高壁壘,這樣更有利于獲得更多國際金融企業的青睞,同時也能夠較好地規避因為競爭對手不斷創新而獲得多樣化融資支持所造成的被動局面。

 

務必要具備成熟的風險管理思維

金融服務是典型的受益和風險并存的行業,而對任何一個實體企業來說,金融服務主體和金融工具的多樣化,都意味著潛在風險的提高。CFO是企業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的核心把關人,更要對金融開放所帶來的風險有更清醒的認識與深刻的理解。

在我國企業的經營實踐中,屢屢出現在和國際金融機構進行交易時出現重大損失的情況。例如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和高盛的期權對賭、中信泰富投資的杠桿式外匯合約等給企業帶來巨額損失,雖然過去多年,仍然歷歷在目,成為企業高管必修的風險管理經典案例。金融開放,雖然將給中國企業帶來更多的投融資機遇,但也意味著中國企業的決策者將有可能和這些國際金融企業成為直接的對手,在市場上進行競爭。

企業CFO要充分意識到,選擇這些企業的產品、服務和工具,特別是一些不熟悉的業務之前,要充分考慮其對企業所產生的潛在風險和損失,要進行反復論證,并從法律和財務層面充分理解金融合同的責任和義務,并在做好情景推演、財務和運營的應急規劃之后再確定最終的金融合約以及實施。

應當承認,從我國金融資本市場的現有情況來看,很多中國企業的金融風險意識并不是很強,資產負債率較高、股權質押比例很高的上市企業比比皆是,一旦出現金融市場的波動,對這類企業的影響首當其沖。低價拋售資產還債、兜底式增持鼓勵員工托住股價等行為都證明很多企業開始對風險不重視,而在風險一旦變成現實之后的無奈。而未來的金融開放,所引入的部分境外金融企業一定會在合同制定和市場操作層面上利用中國企業對金融產品的不熟悉、對風險管理的疏忽和內部控制的漏洞,達到謀利的目的。

作為企業核心管理成員的CFO,務必要以金融開放的風險和機遇并存的視角看問題,將提高風險管理意識和風險管理能力作為企業高級管理人員在平衡積分卡學習與成長維度的重要內容來考慮并實施,嚴格把控并優化企業的金融風險,才能最合理地利用金融開放為企業所帶來的機遇和收益。

我國本次金融開放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它將為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注入巨大活力,并將顯著提高我國企業和資本市場的資金供給,并為企業提供多元化的金融產品和工具選擇,有助于企業提高投資靈活性、降低融資成本,并充分利用更豐富的投融資方式來提高企業的活力。對于實體企業,特別是像CFO級別的企業高管來說,務必不能僅單純地認為這是中國金融和資本市場的一次改變,而要將本次金融開放作為審視企業戰略目標、投資方向和業務模式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并積極建立國際與國內經驗相融合、技術不斷創新和動態戰略競爭的意識,促進企業的積極發展。與此同時,我國企業在金融開放框架下也將面臨更大的金融和資本市場風險與挑戰,這要求企業的CFO能夠在經濟趨勢、金融產品風險管理等各方面進行更縝密更細致的思考,并進行全面的情景規劃和分析,這樣才能更好地與國際性金融機構進行溝通、談判與合作,使企業規避不必要的風險,從而充分利用金融開放的政策和業務紅利幫助企業創造更大價值。

 

 

 

本文作者系美國管理會計師協會(IMA)全球董事,美國注冊管理會計師和美國注冊會計師。

 

 

 

楊曄


來源: 《新理財》2018年5月1日出版

作者: 楊曄(美國管理會計師協會(IMA)全球董事)

 

© 2017 Aacctax01.com   北美財稅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617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4288

掃一掃右方的微信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nba篮彩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