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財稅網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首頁

新聞快訊

美加移民和投資財稅服務

Path Explore in Exchange Rate Risk Management

匯率風險管理路徑探索

來源:《中國外匯》金融&貿易2017年第1期3月1日出版
作者: 楊曄 美國注冊會計師、全球特許管理會計師

并購交易一般具有標的價值高、外匯資金需求量大、合同交易期限要求嚴格等特點,因此,中國企業需要深入探索并購交易多元化的匯率風險管理路徑。

 
►►►
時至今日,海外并購已經成為中國企業提高自身核心競爭力,延長和突出產業鏈價值的重要方式和手段。然而,伴隨著世界經濟形勢和國際金融市場的巨大波動,以及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政權更迭,國際主要貨幣瞬息萬變,使中國企業面臨的匯率風險陡然劇增。并購交易一般具有標的價值高、外匯資金需求量大、合同交易期限要求嚴格等特點,因此,中國企業需要深入探索并購交易多元化的匯率風險管理路徑。

路徑一:運用金融衍生工具
使用金融衍生工具,是企業外匯風險管理過程中最常用的方式。針對海外并購標的金額,企業可通過與國內、國際金融機構簽訂外匯遠期或者期權協議來鎖定匯率,從而有效地防范匯兌風險。比如上市企業并購資金往往需要通過定向增發融資,而海外并購標的所需外匯資金要通過合作銀行貸款來提前支付,對于融資與投資的時間差所帶來的匯率風險,金融衍生工具的作用就非常明顯。

中國創業板上市企業利亞德,于2015年年底收購了美國某高科技企業100%的股權,通過香港中資銀行申請了約1.5億美元的貸款來進行收購,并在國內啟動定向增發股票約10億元人民幣,用于調匯歸還此筆貸款。鑒于美元上行匯率升值的不確定性,以及按合同約定付匯和定向增發融資延遲到位時間上的不一致,利亞德于2016年年初向某美資銀行在華分行購買了價值1.5億美元的場外期權,執行匯率為6.575,期權費用約為275萬元人民幣,交割日為2016年7月底。

該方式有效鎖定了美元和人民幣匯率,無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如何調整,利亞德最大的損失額為275萬元人民幣: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至6.759,交易收益可以覆蓋全部期權費用;若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759,利亞德還將產生匯兌收益。2016年7月底,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為6.68,超過了利亞德的執行匯率,覆蓋了期權費用的絕大部分。因此,利亞德僅僅付出了較少的期權凈費用,就有效鎖定了人民幣和美元匯率,成功規避了美元不斷上行的匯率風險。

路徑二:進行外幣融資
部分中國企業,尤其是在中國香港地區或海外資本市場上市的企業,在境外資本市場融資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因此,這些企業在進行海外并購規劃與執行過程中,可以選擇發行外幣債券而非人民幣債券的方式進行融資,以達到規避或降低外匯匯兌風險的目標。特別是部分資本運作水平較高的企業,可以通過發行可轉換債券,給予投資者“債轉普通股”的選擇,從而有效降低債券票面利率及企業的外幣融資成本。

中國在港上市企業聯合光伏,從2015年至今,已經發行了多次每期上億元的美元可轉債和美元普通債。美元可轉債允許投資者在融資時間內以約定轉股價進行轉股,此舉既降低了企業的融資成本,也提高了投資者的興趣。此外,聯合光伏在2016年引入了戰略投資者,吸引了大量的港元融資。由于港元和美元匯率掛鉤,其屬于現階段的強勢貨幣,因此,港幣融資也大大提高了聯合光伏的外匯抗風險能力和匯率風險管理的靈活度。2016年年底,聯合光伏投資約3000萬英鎊收購了英國的六個電站資產,由于英鎊匯率疲軟,聯合光伏以美元和港幣融資進行投資,就顯得非常“劃算”。聯合光伏運用美元和港幣融資進行海外并購,正是合理利用了外匯匯兌波動給企業帶來的收益,同時達到了節約運營資金與控制匯率風險的目的。

路徑三:設立并購基金
由于企業自身現金資產有限、外匯資金不足,面對不斷出現的并購機遇,部分中國企業開始嘗試與海外金融公司、基金公司合作設立境外并購基金。實務中,中國企業與海外基金公司簽訂協議,或者在未來回購基金公司在基金中的股份用以償還基金公司的投資款,或者與海外基金公司共享海外資產的收益。將被并購企業的經營業績與起始的外匯投資款償付掛鉤,有助于企業更加關注被并購的海外企業的資產質量和業績潛力,進行審慎的海外投資并有利于未來的經營。這種方式能夠幫助中國企業將有限的外匯資金進行高效的利用,同時也將大部分匯率風險轉移為被并購企業的經營風險。此外,通過并購基金,企業也可以將以往匯率風險管理關注的前端(如資金募集和匯兌風險)轉化為后端(即外匯投資款的償債能力、資產負債端投融資現金流對沖等)。這在一定程度上延緩了并購企業外匯風險的即時發生,有助于企業在更長的周期中從容地管理匯率風險。

我國的A股上市公司永泰能源就準備通過其子公司和英屬開曼群島的海外基金公司設立10億美元的海外并購基金,從事醫療產業的海外收購。此外,A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海立美達也和兩家海外基金公司在中國香港地區設立了海外并購基金,主要投資方向是全球范圍內的工業自動化和新能源電動車項目。

路徑四:現金+跨境換股
目前,我國企業的海外收購多以現金進行支付,跨境換股支付的嘗試很少。這是由于在中資企業海外收購的政策監管層面,跨境換股很難獲得商務部的審批。然而,2016年9月底,我國主板上市的企業首旅酒店收購由海外戰略投資者控制的如家酒店,已獲得了商務部批文,以向如家酒店的海外實際控制人支付現金和跨境換股方式收購資產。這是中企海外并購支付方式的重大突破,也為中國上市企業的匯率風險管理提供了新思路。

跨境換股有助于中國企業在兼并收購對價合適的前提下,以相對較少的外匯資金進行海外并購,降低了企業匯率風險敞口。對于我國A股上市公司來說,跨境換股也可以更好地通過合同約定的業績承諾和股權交易鎖定期,來保證海外收購資產未來的業績質量。海外收購跨境換股支付方式的開啟,將有效地降低我國企業面臨的匯率風險程度,豐富其匯率風險管理的思路和方法,并促進企業并購后的業績持續與提高。

路徑五:海外資金集中管理
很多涉外企業已經深刻意識到,海外并購的匯率風險管理需要從源頭控制,這不僅僅包括并購外幣幣種的選擇、資產負債端投融資的外匯匹配等,還包括海外資金的集中管理,即海外資金池的搭建。

我國很多大型企業,比如中石油和中石化,在海外都設有資金池,即便其分公司所在國家的當地銀行費率再低、條件再優厚,企業也按海外資金管理政策,堅持將資金集中存放在全球知名銀行進行資金池管理。這是因為,這些全球知名銀行資金運營的效率更高,融資渠道更豐富,對被并購企業所在國的經營情況也非常熟悉,而被并購企業也非常認可這些國際性銀行。

企業要深刻認識到,和銀行收取的手續費或者服務費的多少相比,企業所選擇銀行的匯率風險管理水平,如外匯融資工具是否單一、融資幣種是否缺乏、與當地市場有無聯系等,對企業的影響則更大。我國的一些大型企業,已經通過在全球知名銀行建立海外資金池獲得了良好的收益和效果,不僅有效降低外匯資金的融資成本,還獲得了多種融資貨幣的支持,降低了外匯匯兌成本和風險。此外,這些企業也能借助這些全球知名銀行提供的意見和建議,規范自身的財務管理系統,深入分析和控制外匯匯率敞口的時間點和未來的金額,提高自身的匯率風險管理水平和能力。在外匯市場波動如此巨大的今天,“走出去”的企業應當從戰略成本管理的視角,把匯率風險管理放到企業財務和資金管理的首位,從而達到良好的成本控制與收益管理成效。

未來,隨著國際政治、經濟和金融的重大波動,中國企業在向國際化發展的過程中,將面臨更多的匯率風險。尤其是金額大、時間緊、復雜性強的海外并購,對企業匯率風險管理的要求越來越高。相關企業要仔細研究海外并購過程中匯率風險管理的新形勢、新思路和新方法,并深入結合自身特點,做好匯率風險管理,為企業在國際市場的開拓和發展謀求更大的空間。
 

楊曄


來源: 《中國外匯》金融&貿易2017年第1期
閱讀原文
作者: 楊曄(美國注冊會計師、全球特許管理會計師)

 

© 2017 Aacctax01.com   北美財稅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617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4288

掃一掃右方的微信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北美財稅網

nba篮彩投注比例